甜芋球

乱炖修罗场自萌地,拒绝扒马甲,么么么么哒~(づ ̄3 ̄)づ╭❤~

越界8【娱乐圈RPS AU】

写在之前的话:

切开黑注意

RPS半AU

the moons is rio!



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越界-1

越界-2

越界-3

越界-4

越界-5

里番,脱轨

越界-6

越界-7


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
“……我喜欢你。”


bas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还来不及说些什么,就被god一把拉过去紧紧的禁锢在身边。


“我希望哥能明白,bas是我的男朋友。”god的脸色已经不能用不好来形容了,放在bas肩膀上的手臂用力的把他勾向自己胸口。


bas皱了皱眉,却没有挣开god勾住自己的手臂,尽管这令他十分不舒服。


“你弄疼bas了。”tea一贯温柔,就连现在这种情状下也顾虑别人的感受,“我没有否认他现在是你男朋友。”脸上甚至带着笑,说出的话却让god如鲠在喉。


“既然哥知道他现在,此时此刻是我男友,那就不该说出那样的话。”god就如同领地被冒犯的雄狮,气势汹汹,龇牙咧嘴的昭示自己的主权。


“有什么该不该的,”tea云淡风轻的反驳,“bas就算现在是你男友,你也不能阻止别人喜欢他。”就好像这是一件再过普通的一件事情,god的暴跳如雷只是过激反应。“bas这么可爱,kim不也喜欢他吗?”


kim——god控制不住自己把bas更加用力的往自己怀里按,他不想在bas脸上看到任何表情,至少此时此刻,此时此地不想。


bas挣扎了一下,整个被按在怀里,鼻尖撞到鼓起的胸肌上,眼睛发酸险些落泪,身边萦绕的全是god的气息。


清晨的太阳刚刚跃出一节,阳光温柔又凛冽的在对峙的两人之间投下光影,tee莫名觉得这个场景像是韩国电影里的画面,还是男主角和男配角为了女主角而决斗之前的经典慢镜头。


而他,就是那个无辜被牵连进去的路人甲。


“这么早,你们都站在这干嘛?”tee抬手挡了一下打哈欠的嘴,“下午开始录影要折腾到半夜,还不赶紧去睡个回笼觉?”


客厅里的三人转头一同看向了靠在卧室门边上的tee。


“看我干嘛?”tee半睁着眼,姿态慵懒又放松,“P'tae你不睡我就锁门了。”


tae抬起下颌看了一眼拥着bas的god,进了卧房。


“艹。”god爆了句粗口,差点没忍住去踹门,bas抓着他的手臂瓮声瓮气的说,“P'god,你弄疼我了。”

小孩在他怀里仰起头,眼眶红彤彤的,噙着泪水,眨巴两下眼睛,水珠就掉了下来,瞳孔像是被洗过一样,清澈的不可思议。


他先前张扬的怒火呼啦啦的就消散了,仅余的几缕青烟也被小孩接下来的话扑灭了。


“P'god,我不喜欢P'tae的。”bas说的很认真,脸上的表情也很坚定,他踮起脚尖,伸手一下一下的顺着god绷紧的神经,“不要生气了好不好。”


他怎么那么笃定自己不会生气?god的思绪跟着bas抚摸自己的节奏渐渐的飘起来,小孩眼睫上还挂着泪,踮起脚尖的姿势也许是觉得吃力,原本贴着的手臂攀附到了他的肩上,god情不自禁的低下头亲吻了bas的鼻尖。


这是他们【交往】一个月以来god最大胆的越界。


bas惊讶的看着god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,鼻尖上温柔的触感转瞬即逝,既欢喜又忐忑,心跳如雷,情难自持。


“P'god…”


“bas,我喜欢你。”


bas一度认为自己是不是幻听了,他揪紧了god的衣角,盯着他上下开合的嘴唇,怀疑耳边轰鸣而过的震动是否出于幻觉。


god一刻不敢眨眼的盯着bas,小孩明显被他的告白吓到了,抓在他手臂上的手指一下收紧了,甚至紧张到屏住了呼吸。


“我…”


“早…hm……”晨跑回来的copter举着手上的纸袋,“要吃早饭吗?”


两人双双看向发出声音的copter。


god&bas&copter:MMP



&&&&&&&&&


tee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命苦,总是要为bas扫尾,上次是kiimmon,这次是tae。


【难道我是注定团妈的体质?】tee摇摇头,把脑子里诡异的想法甩出去。


“介意吗?”tae扬起烟盒询问,在得到肯定答复后递给了tee一根。


“我不用。”tee起身把窗户推开,好让房间的烟雾散出去。


tae点烟的动作停了下来,笑了笑收进烟盒里。


“没事,我抽烟的,主要是copter受不了烟味,我打开窗户透会气,要不然等他回来又要闹了。”tee解释,其实他以前也不抽烟,只是偶然撞见tae在后台抽烟的动作帅气又成熟,就想去尝试,结果后来习惯了烦躁的时候抽一根。


tae脸上的笑意收敛了起来,一言不发的坐在窗边——其实有些时候他真的看不懂tee。


别人都说tae温柔稳重,是the moons最可靠的人,其实他自己明白的,无所谓什么温柔稳重,他只是不在意而已,也许是年纪大了,所以对待其他队员都有种超脱的纵容。无论是工作上被前辈后辈刁难,还是经纪人要求的营业,他都抱着一种无所谓的心态,他知道kiimmon他们的把戏,也纵容god突如其来的叛逆,甚至能不动声色的把copter坑进去。但是对于tee,他始终有种看不清的不确定感。


他游离在所有人之外,独立又迷惘,某些时刻他能确定tee是喜欢P'tae的,但是更多时候是营业,对于P'tae来说,这些偶然的情绪表露还不够,不够他跨过那条界限,他做不到bas那样的一往无前,也没有god那种非他不可的自信。


“你喜欢bas吗?”


“哈?”tae惊了一下,手指上夹着的烟灰掉落在外套上,灼烧出一个小洞。


“我刚刚听到你……”tee尴尬的把视线定在tae坐的那把椅子上,甚至不能鼓起勇气重复那句表白。


“你觉得我喜欢bas吗?”tae端正了姿势直视tee的脸,看他一会儿看地板,一会儿看窗外,一会儿盯着椅子上的花纹,就是不敢看自己,忍不住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。


“难道不是吗?”tee不想承认,该死的tae每个动作都让他方寸大乱,“bas和god已经在一起了,kiimmon也喜欢bas,你喜欢他会很辛苦的。”


“嗯,我知道。”tae看着平时爱笑爱闹的tee词不达意的解释,“所以呢?”


“你要不要,要不要试试喜欢copter?”tee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,后面的语言组织的凌乱不堪,“你看我们copter也很可爱,虽然没有bas可爱,但是……shit!”到了后面,声音越来越小,连自己都说服不了。


“你让我喜欢copter?”


提高的音量让tee瑟缩了一下,心里乱七八糟,既唾弃自己推copter做挡箭牌的卑鄙,又厌恶自己阴暗难明的心思。


tea站起来环抱着手臂居高临下的看着头越来越低的tee,“你再说一遍,让我喜欢谁?”


“我说,”tee猛地站了起来,气势如虹的推了tea一把,把他推踉跄的倒在了床上,“你要不要放弃喜欢bas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孩,和我发展一段成人的恋爱关系。”


tea惊讶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,眼睛里全是虚张声势的tee,眨了眨眼睛,笑开了。


“好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
emmm……

为bas大佬和tae大佬打call?

copter:有一句MMP我一定要讲.jpg


评论(27)

热度(1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