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芋球

乱炖修罗场自萌地,拒绝扒马甲,么么么么哒~(づ ̄3 ̄)づ╭❤~

天使投资人 1 (AU 糖果爹地神X清纯做作胖 RPS )

OOC属于我。

这大概是一个明恋X暗恋,外秀X内骚的故事。

XJB写,慎入。


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我啊,比起小女生更加喜欢年长的男性。”男孩大胆无畏,似乎在说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一件小事,偏头看向女孩的眼神里透着狡黠,“所以向我告白的你是能理解的吧?”揶揄的指了指自己,“介于我们的品味如此一致的份上。”


“当,当然。”女孩红着脸嗫喏,手足无措捏紧了信封,封口处的粉色爱心皱的扭曲了形状。


“bas——”男孩寻着声音看过去,举起手臂兴奋的打招呼,“goddddd!”跑过去的步伐踢踏着高涨的情绪,被抛在身后的女孩全然记不起上一刻告白的失利,觉得男孩那头跳跃的卷发是世界上最可爱的花椰菜。


“说了多少次要加敬语!”god伸手敲在了男孩蓬松的头上,落下去的力道又轻又克制,无比自然的接过男孩手上的书包,听他叽叽喳喳的和自己汇报一天的行程。


“P,刚刚有女生和我告白了。”bas脸上炫耀表情的都要溢出来了,刚满十八岁的少年对于主动的异性还带着纯天然的羞涩和好奇,觉得被告白是一件多么神奇以及值得夸耀的一件事情。“但是我喜欢的是god,所以忍痛拒绝了。”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,拍拍男人饱满的胸肌,“所以P'god什么时候和我在一起啊?”


“bas—”god瞪了一眼顽皮的少年,“说了多少次了,我资助你不是为了和你谈恋爱。”帮男孩打开前座的车门,又把手上的书包放在后座,这才坐到驾驶座上,“你现在年纪还小,分辩不清感情……”


“balabalabala——”男孩撅着嘴,发出一长串的省略音打断了god的说教,“我已经十八了!我知道我自己要的是什么!”


“bas——”god无奈的看着bas转过去的脸,因为堵住耳朵而被挤压出来的Baby fat堆挤在一起,下沉的眉梢紧闭的双眼,浑身上下表达着不高兴的情绪,他又一次妥协了。“扣好安全带。”


“不要!”bas摇头,带着气势汹汹的不快和委屈。


“乖。我带你去吃饭。”god耐心的和犯脾气的小孩说话,循循教导的样子颇有慈父情怀。


“不要!”bas没有动摇,还是坚定的摇头。


“今天我在Bombana定了位,你确定不要?”


bas的脸上浮现纠结挣扎的表情,捂住耳朵的手也松开了,但还是摇了摇头,“不要。”语气却没那么坚持了。


god抬手看了看手表,遗憾的说道,“如果现在不出发,就赶不上晚上的出海了哦?”


“出海?”bas放下了捂住耳朵的手,犹疑的看着满脸可惜的god,“去哪?”


“为了庆祝某人十八岁生日,我定了游轮,可惜……”god摇摇头,“如果bas不想去的话,我现在打电话取消吧。”拿出手机慢慢的翻动,“就是定金要打水漂了。”


bas连忙按住god划开通讯录的动作,“那还是去吧,现在取消太浪费钱了。”脸上笑嘻嘻的抓着他的手撒娇。“P,P~~”


“真的要去?”


“嗯嗯!要去!我想去Bombana很久了!!”bas点头,脸上嘟起的肉也跟着高频率的晃动抖了下,看上去更幼了。


“安全带——”god笑着倾身过去帮他把安全带扣好,“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…”


“P,”


“我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
bas认真又仔细的重复着这句话,像是宣告一则国王的通告,和god比起来,他也许不够成熟也不够稳重,但是勇往直前的心却无比强大,带着少年气的坦荡和直白,亮亮的眼神衬得他越发的认真和肯定。


god闪躲着bas对于他来说太过明亮的眼睛,也不多说反驳的话,只是想,到底还是年轻。


“是是是。”男人左顾右盼,不敢去看bas的眼睛,bas梗着脖子,倔强的不肯低头。


年轻的时候一丁点的小事都能满心欢喜自以为是的爱情,好像这么一说,就是真的;好像这么一想,就能山盟海誓,欢欢喜喜的在一起。后来年岁渐长,也就觉得当初的少年怎么会这么的勇敢。


“我们bas,今天成年了,是大人了。”


他如此的慌张,大概也是明白,bas直白的太过坦荡,多看一眼,就是万劫不复。


“所以,P'det做好迎接成年的准备了吗?”


男人答的太过敷衍,显然这不能安抚bas躁动的情绪,被安全带拥抱在座位上也不能阻止他扭过去凑近,“喂!你有没有听到!?”


“我说我成年了,不要把我当小孩,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!”


“那你要的是什么?”男人叹息着说出这句话,终于不再左顾右言,他看着小孩年轻稚嫩的脸盘,心有余悸,“想要我回应?还是想要和我交往?”


男人是大抵知道男孩对他抱有一种什么样的情感,年少的孩子喜好阴晴不定,说到与情爱有关的任何词汇都充斥着理想主义,喜欢的时候奋不顾身,厌恶的时候避之唯恐不及。所以god不敢说信,一信,就是交了罩门到对方手里。


“那你会吗?会给我回应,会和我交往吗?”


bas倔强的睁着眼睛看god,等他回答。


男人转过身,掩下了眼睑,侧脸的轮廓在bas眼前由清晰变的模糊。


“bas,你知道厄勒克特拉吗?”


从十年前 Thanit 先生在福利院把那个走路有点停顿,肩膀晃来晃去的bas带回家的时候,god就知道他是个多么倔强的小孩,彼时初中还未毕业的小孩接受了Thanit家的资助,却堵在他上学的路上说要把自己卖给god。


“我会还的。”小孩慌慌张张的抓着书包,脚下的皮鞋因为不合脚还踢出去了一只,god忍着笑朝他点头,“嗯,我等着。”


“好。”bas的眼睛转啊转,嘴巴咧的大大的,他本是很爱笑的,笑起来必定也是很大声很豪迈,只是现在这么一笑的时候,脸上却有些害羞的样子。


也许那天早上的阳光太过耀眼,也许他笑起来太过可爱,也许男孩抱住他的时候羞涩的红了脸颊,也许是男孩头顶卷曲的颤抖毛发刚刚好的骚动在他心上,他低头,只是瞬间的愣了一下,想起小时候养的那只名叫慕尼黑的猫——其实这是很繁琐的细节,只是当时bas的眼睛里似乎住着四方星辰,god抱着他想,来日方长,来日方长。


起先觉得四岁的年龄差在他眼里似乎没什么大不了,如果可以,甚至能忽略掉,但是初中生和大学生还是有差别,高中生和社会人,更是无法跨越的鸿沟。


“你会把我送回福利院吗?”第一次被表白是凌晨12点,他刚刚参加完一场商业宴会,满身萦绕着的斑驳的香水味,不可避免的被黑暗中突然出声的bas吓到心跳失速。


十六岁的少年穿着宽宽大大的球服蜷缩在沙发的一角,被突如其来的光亮照的睁不开眼,泛红的眼睛眯着一条缝偷偷的看他。


“当然不会。”男人走过去,蹲在沙发前,安抚的摸摸他的头顶,从蓬松的发顶到纠结的发尾,再到湿漉漉的脖颈,“父亲当初把你从福利院带回来,我就一直把你当我的…弟弟。”


“可我不是你弟弟。”bas安安静静的看着他,内心其实多么的惶恐不安,“Thanit 先生也不在了。”他自己也不知道,连续几天的失眠,忐忑不安,奇异的在这一刻得到缓解,“他们都说你要把我送回福利院。”有心独白,却哽咽的发出了一声类似打嗝的吸气声。


“当然不会,bas。”男人干脆跪坐在地毯上,把手脚并用包裹住自己的小孩拥进怀里,他轻轻的拍打着男孩的背,一声一声的低喃安抚,“没有【他们】,也没有任何人能代替Itthipat Thanit做任何决定。”


“因为我可是god。”


男人说的有多笃定就有多自信,他抱着抽泣的男孩,看到窗外城市层层叠叠的高楼,看了很久。


“那我喜欢god也可以吗?”bas紧张的脚指蜷缩,把自己更加努力的埋进男人瞬间僵住的宽阔胸膛里,呼气急促几近窒息。


“当然可以。”god很快放松了肌肉,怀抱里的男孩散发着甘甜的青春气息,他忍不住想起那年第一次称呼他为哥哥的少年。“god也喜欢bas。”轻柔的吻落在弟弟的发旋顶上,恪守每一个爱护弟弟的哥哥的界限。


“是恋人的喜欢,也可以吗?”


bas轻而易举的推开了god的手臂,用近乎逼迫的姿势抬头看他,上抑的眉目太过青葱,显得有些稚气,说话的每个字的音都发准,一字一顿的,很用劲。


“我喜欢你,可以吗?”


“你还小,bas。”怀中的残余的温度还会让god觉得温暖,他忽然察觉到,他的少年过分生动的眉眼,仔仔细细的研究男孩对男人是什么样的感情,蛛丝马迹也不放过,他已经分不清,男孩到底是喜欢这个男人,还是喜欢他给的慰藉,是对年长男性的崇拜,还是想与他谈一场正正经经的恋爱。


“你还小。”


“你总是这样,”bas是喜欢笑的,笑起来的眉梢眼角都带着褶子,样子十足的孩子气,“总是这样。”只是所有难过,都为着这一个人。“没有什么厄勒克特拉情节,只是我喜欢你,不,我爱你。”努力憋着的眼泪终于挂落了睫毛,他转过脸去看向窗外,阳光明媚的让人眼花,从青春期开始的阵痛一直持续到现在。


bas的勇气,是他一直不明白的,god来不及,更怕去观望这一刻男孩的表情,嘴上说着年少轻狂,其实心底爱的根基早就繁茂成林。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
PS:

你们一定不会知道,原本这篇是肉文短打。结果写着写着,我居然开始深挖人物设定,人物性格,故事走向了……

其实我只想写一篇18X……MMP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…

以上。

请大家见谅。

评论(28)

热度(1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