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芋球

乱炖修罗场自萌地,拒绝扒马甲,么么么么哒~(づ ̄3 ̄)づ╭❤~

越界 里番2——大哥【短,一发完】

竹马solo!竹马solo!竹马solo!

希望大家跟着BGM摇摆~

卫兰——《大哥》


写在之前的话:

切开黑注意

RPS半AU

the moons is rio!


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越界-1

越界-2

越界-3

越界-4

越界-5

里番,脱轨

越界-6

越界-7

越界-8

越界-9


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
新MV的导演是个留日归来的文艺青年,据说是Jimmy的远房表亲,拿过好几个独立奖像,这次答应接下拍摄工作主要是想往主流方面靠近,为日后执导打基础。


清晨的阳光很柔和,是和曼谷完全不一样的温柔,地面上是交织的摄像轨道,墙角上的植物也被修剪成型,天台上晾晒的白色织物被风卷起来,打着旋往下坠落,bas穿着白衬衫侧着身体往外看,场景像足了日剧里意味不明的空境。


“卡!”现场细碎的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,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导演招手示意bas过去。


“你对这个镜头有什么想法?”他指了指镜头上的场景,饶有兴致的把bas的镜头回放给本人看。


“很漂亮。”bas实在没什么美学天赋,也弄不懂导演的意图,只能泛泛的给出一句夸赞。


“你不觉得画面有点空吗?”小胡子的导演似乎也不关心他有没有弄懂自己的意图,热情的和他讨论起来,“你的单曲MV最好还是双人拍有意境。”


“双人?”bas抬头看了下导演,不确定他是什么意思。


“这么和你说吧,第二人不需要漏脸,只要一个背影就好。”导演比了比镜头前快要出画的边缘,“就这个位置。”


“我没意见。”bas摊手,无所谓的回答,“但是也不能随便找个女孩子来凑数吧?”


“谁说要女的?”导演奇怪的看了bas一眼,“Jimmy不在,我可不敢给你乱安排,从你们成员里找一个人就好了。”


今天Jimmy没有跟过来,实在是因为公司那边有一个跨国会议必须参加,只留了fiona和其他几个助理跟行程,他们都做不了主。


“好。”bas想了想点头答应了。只是出境一个背影,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。


原本bas是想拜托kiimmon帮忙的,但是导演说bas的侧面和kiimmon的背影看起来一样雄厚,没有美感,重拍了好几次都不太满意,自己跑过去找正在睡觉的god,把人拉起来补拍了一个背影,bas挺不好意思的,对着脸色不太好的队友说了几次抱歉。


结果最终入画的是god。


kiimmon倒是挺不服气的,觉得导演就是嫌弃他,结束后拉着bas好一顿唠叨,中心思想是为什么大家都喜欢god。


“你说为什么啊?”kiimmon单手撑着头面对bas,手上还不得闲的捏了捏小孩的脸。


“可能因为P'god比你高。”bas伸手拍下队长的手,也学着他单手撑在桌上,“你说P'god怎么会长这么帅?”说完叹息了一声,满脸的羡慕,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“身材也很好。”


“哦豁!你哥我就不帅了?”kiimmon一巴掌糊在弟弟的脸上,声音里都透着委屈,“怎么一个个都说god帅。”脸上的表情实在算不得好。


“还有谁说P'god帅啊?”bas一下正经起来,身体也坐直了,眼神里都透着点好奇。


“copter啊。”kiimmon朝他翻了个白眼,“今天导演找人的时候,copter就说god背影很帅,肯定适合。”


“哦……copter啊——”bas拖长着音调笑了起来,也不接话,就看kiimmon自己嘚吧嘚的往下说。


“你说copter是不是讨厌我啊?”打开话匣子的某人也不在乎弟弟流于表面的嘲笑自顾自的倾吐,“但我挺喜欢他的。”


看着眼前粉红泡泡都要漫出来的队长忍不住吐槽道,“你怕不是有抖M倾向?”


kiimmon也不接话,只是伸手揉了揉小孩的头顶,抿了抿唇,脸上的神情是bas看不懂的笑。


“就是觉得他讨厌我的样子也很可爱啊。”


刚满十八岁的bas有时候不懂kiimmon,他与他相识也不过是前年的事,比起其他队员他们共同渡过了两年的时光,也说不上多熟识,那两年的时光,他有自己的竹马,kiimmon有自己的乐队,就算如此,和the moons的其他成员比起来,他们俩也算的上是朋友了。


后来他们各自告别以前的朋友,组成了组合,他是队长,而bas是组合里最小的成员。kiimmon承担起全部的压力,在出道初期不停的讨好上层,不停在各种个人通告里刷存在感,忙忙碌碌,硬是把自己撑的高大。kiimmon总说bas是个孩子,他其实何尝不是。

bas喜欢看他偶尔孩子的妒忌,不带功利的,坦率的让他心酸。

他把头转过去看着kiimmon,仰起头,有心独白,或者叹息,但是开不了口,嘴角竟然牵扯出一个弧度。


“那我喜欢你的样子你看不到吗?”


kiimmon目光只在弟弟的眼睛上停留了几秒,就躲开了,只是bas笑了起来,眨了下眼睛,意外帅气的wink。


阳光大片的落下来,脸上是飞扬跋扈的青春。


“好呀!你连我都作弄?”两人对视着扑哧一声笑成一团。


kiimmon气不过自己那么一瞬间的手足无措和慌乱,也恼他不分轻重的玩笑,抓着bas的痒痒肉不停的攻击,笑的他眼泪都出来了。


“我,我认输!”bas喘不过气来,左扭右扭的躲避攻击,最后迫不得已蹲在地上耍赖求饶。


kiimmon同他一起坐倒在地上,笑着把他压在身下,使劲揉乱他的头发骂了一句傻瓜。


下楼的时候,kiimmon说自己再待一会,bas独自走了下去,结果在楼梯口碰到了god。


“你哭了?”god盯着小孩泛红的眼眶,明明知道不该提起,却遏制不住心里冒起的泡泡。


bas怔了下,应该是刚刚和kiimmon闹的太过才让god误会,连忙摆手说“没有,是刚刚……”


god不想听他说那些掩盖的话语,直截了当的问“你是不是喜欢kiimmon?”


“什么?”bas脸上的疑惑要溢出来了,抬头看这位模特身材的队友,“你……”


“我在天台上听到了。”god心里有一点偷听壁角的心虚,但是更多的却是迫不及待的跃跃欲试。


“我帮你。”


“我不……”bas禁声,意味不明的打量god,“你要怎么帮我?”


“我们假装交往,刺激kiimmon。”god这才笑了起来,眼角的纹路浅浅的,很可爱。


“好。”bas想,笑起来傻兮兮的,让人看的心里温暖。


kiimmon此时站在楼道上面,觉得他们在一起,不能说好看,只是觉得,他们应该在一起。
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
这篇里番大概是交代一下,god为什么会误会竹马两情相悦吧。

其实认真的讲,越界里面,竹马开始算是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。

kiimmon说喜欢copter是试探,bas的告白是试探,但是他们俩都不够勇敢,害怕对方和自己怀抱的心情不一样,也害怕失去这个朋友,所以最后都选择了退让。

god是那种勇往直前,看准目标就会扫除障碍直接进击的人,没考虑到那么多,所以他抓住一切机会上位,最后他成功了。

以上。

评论(26)

热度(89)